(2007-11-28 17:08)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青网嘉宾访谈,我们说网络的发展离不开技术的支持,技术的不断更新会带来网络更深更高层次的发展,有这样的一些公司就是为网络的技术更新作出更加深层次的研究和服务的。今天我们请到了上海帝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裁康凯先生,康总您好。


  康凯:您好。


  主持人:谈到技术更新这是网络世界比较关心的话题,不管是网络的传播和使用,还是信息的交流,都需要不断的扩展空间,帝联科技是实力型的专业CDN科技公司,能否从您的角度谈一下目前CDN和帝联科技发展的情况。


  (2007-11-28 17:12)


  康凯:CDN最近几年在国内逐渐成为互联网产业链不可或缺的环节。2005年帝联当时选择做网络的服务商,因为我们本身在网络服务方面从事的时间比较长,起步的时间虽然不算早,我们的行动还不算太慢,经过两年的发展,在全国陆续建立了研发中心和一个客服中心、一个市场运营中心,我们还在全国四个区域形成了区域营销中心,在北京、广州、上海、深圳四个地方成立了分公司,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我们回头来看,世界CDN的发展应该是从美国一个实验室的研究开始的。


  主持人:我们刚说到了CDN的概念,那么您是从2005年开始做的,我们知道网络这个行业,有可能会一夜之间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您做的时候是怎样的环境?


  (2007-11-28 17:15)


  康凯:2005年应该是属于国内CDN兴起应用的萌发期,在2005年以前,整个CDN发展是比较缓慢的,因为那个时候国内的一些网络基础建设不如现在的丰富,“最后一公里”的接入没有达到现在这样快速的程度,中国服务商的数量也没有这么多,网络应用局限在图文的浏览。而现在视频互动、博客及其他Web2.0等需求,促使人们对访问的实时性要求更高,带宽的需求量会更高,同样的一种接入方式就不一定会适合现在的发展。


  主持人:谈到带宽,我印象中觉得上网的时候,比如上网站上不去,特别慢,我的理解“瓶颈”是电信,或者是网络提供商的问题,我们帝联要做什么样的工作?


  康凯:网络上不去有多种原因,比如网站的访问量非常大,最后大量的访问可能会导致网站崩溃,CDN解决的问题是将网站的内容推送到离用户访问最近的节点,确保不同的用户访问不同的节点,这样就降低了网站源站的压力。


  主持人:我明白了,这就像看奥运会大家都要到奥运中心去,如果都走一条路肯定会堵车,我们可以从四面八方走,我们是否起这样的作用?

 

  (2007-11-28 17:18)


  康凯:对。帝联的定位是一站式的CDN、IDC服务商,IDC是指互联网数据中心,我们做的有点像物业公司的概念,我们不是造房子的人,是打理维护的人。物业公司一方面是做别人不可能做的工作,比如房子坏了,修修补补,或者是重新装修,IDC就是承担一部分这样的职责,帮助用户整合资源,比如内容服务商上网,没有这样的平台发挥的时候,就要建一个房子,此时由我们出面帮助用户获取互联网的资源。而CDN是另一个层面,已经有了互联网的资源的用户,我帮助你做优化,这个优化像高速公路,道路上常有塞车的时候,我们就确保有一个直达线,比如从上海到杭州有一个沪杭高速,就是两个点之间进行的加速。从CDN的角度来说,我们是解决了三个环节的问题:对最终用户来说是强化了他的访问体验,确保访问是及时的;对内容提供商来说是帮助他应对市场竞争,营造很好的商业模式,CDN保障他的服务通畅性;对运营商来说保障他的流量是比较有序的。


  主持人:说到CDN直接搭建虚拟的平台,是高速公路,这样的话,节点是否开得越多越好?


  康凯:理论上来说,CDN的节点越多,有可能覆盖的面越广,越能够保证客户就近访问。如果换个角度来说,像现在建高速公路一样,沿海发达城市高速公路网非常的密,青海和内蒙地区不需要耗资建庞大的高速公路,只要有进去和出来的几个主干就可以了,我们也是根据这样的访问规则,按照网民的分布群体建立节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节点并不一定越多越好,CDN的节点到了一定量的时候需要良好的平台来支持,如果做得不是特别的科学,容易出现效率低下和管理混乱的状况。


  主持人:咱们现在做的就是这样的过程,从2005年开始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做得这样大、这样成功,在资源准备方面是怎样满足客户需求的?


  康凯:在资源准备方面我们做了这么一些工作,第一是拓展合作,我们目前推出的是一站式的IDC/CDN服务平台,类似物业公司的概念,我们帮助互联网的“房产”者管理IDC,管理的同时我们帮助销售IDC,比较容易和上游资源形成同盟的战略合作关系。第二必须要妥善进行经营,从2005年起,公司就是一步一个脚印做出来的,我们是有多少能力做多少活,如果入不敷出会导致信誉问题,所以我们的资源和服务配合是比较合理的,第三是加大资源部署的力度,以前我们追寻的销售方式是零库存,所有购买的东西都完全的使用,但经过一段时间,特别是从今年开始,我们逐步加大了投入的力度,目前我们形成了资源广布的网络布局,在全国各主要城市拥有100多个节点,形成了250G以上的带宽储备,网络节点设备超过4000台,在整个覆盖面和分布的格局应该是比较广的。


  主持人:咱们有没有比较成功的案例?

 

  (2007-11-28 17:24)


  康凯:CDN早期是一种在网络服务中的贵族服务,无论是中国,还是在美国,一开始选择CDN服务的一定都是一些大的CP提供商。像我们刚才说的,CDN是高速公路的管理员,某种意义上说是向别人收费的,如果没有达到这样的实力和级别,别人也不会为此付费的。


  主持人:是靠质量说话的。


  康凯:国内大的门户网站,也有专门研究网络加速的人员,作为专业的CDN服务公司,拼的是技术,还有信任度,你的专业程度和被信任度要大过接受服务的CP提供商,他们才有可能选择你的服务。这有一个过程,一开始接受CDN服务的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地区都是高端的内容提供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随着CDN公司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CDN就逐渐的褪去了贵族的色彩,慢慢的平民化。目前我们的客户都是全国比较知名的行业领导者,包括网络游戏方面的,门户网站方面的。


  主持人:政府网站的。


  康凯:对,还有视频、音频网络应用大的群体等等,以后CDN会逐渐走向中低端。


  主持人:我知道帝联科技在2007年的IDC产业大典上获得了“最佳创新奖”和“CDN技术先锋奖”两个奖项,这是帝联实力的体现,同时技术对互联网的服务商非常的重要,但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我们技术研发上有怎样的举措来保持实力呢?


  康凯:技术是发展的原动力,公司在没有运营之前,我们设立的第一个中心就是研发中心,也就是说公司还没有对外服务的时候,帝联的研发中心就已经启动了,以确保对这个领域切入是比较及时的;再有就是创新,技术也要有创新的精神,创新就是不断的学习,再不断的改良。这方面我认为我们的技术团队是不缺乏学习能力的,同时,也在不断的进行改良。帝联目前也有这样的战略布局,我们和华东的一些高校形成合作联盟,在一些项目开发方面准备共同的推进。


  主持人:上海?  


  康凯:包括浙江等的一些高校都会有合作,还有和业界的技术型公司多交流,以确保我们在技术方面获得信息是最先进的,同时经过团队的整合,我们走的是前端。从一个例子可以看出,目前国内正式拿到IPTV牌照的只有三四家:上海文广、央视国际、南方传媒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而其中两家都选择了帝联科技的CDN服务,这也是对我们技术创新和实力的一种认可。


  主持人:现在帝联在国内有一定的认知度了,在国外这个发展过程是怎样的?


  康凯:我们的期望是再经过一到两年的发展,向全球的华人提供服务。一方面是要把中国的网站通过帝联的网络平台送出去,另一方面是通过我们现有国内丰富的资源和技术整合,把国外的一些网站能够带进来,这也是我们规划当中的。


  主持人:目前是一个规划,在未来两年左右会实现吗?


  康凯:应该是我们2008年的重点任务之一。

 

  (2007-11-28 17:29)


  主持人:党的十七大召开期间,中国的网络媒体传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状态,有很大一部分网民都是通过互联网收看、收听这次盛会。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很多选择用网络视频或者是网络音频,这对网络要求是非常高的,帝联在这个过程中,也为一些政府网站进行了直播加速,我们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


  康凯:十七大召开期间,还有紧接着的嫦娥一号卫星上天,我个人开始是关注事件本身更多一些,随后听到同事说很多网站最终的服务选择了我们帝联的CDN平台,那个时候我挺高兴的,一方面,CDN的主要功效也正体现在解决这样的突发事件带来的流量风暴,我们做了应该做的工作。另一方面,我们完全有实力把这个工作做好,因为帝联CDN的技术构架相对合理,我们的资源储备相对充足,我们的服务相对稳定,我们就有能力解决重要的事情,我们也有信心拿下更多这样的项目。


  主持人:网络媒体对网民的访问体验是非常重视的,因为他们存在互动性,有精彩的内容更要有优质平台和通畅的渠道展示出来,对媒体网站的网络加速,不仅包括视频和音频这些大的流量,还有其他的项目,您觉得怎样提供一个提高网络质量的方法?


  康凯:如果说网络加速,我认为最好是尝试使用目前的CDN加速服务,我们本身对加速服务做了很多的区分和定义,对各种应用都有不同的解决策略。


  主持人:如果选择帝联的话,在服务上和别的公司有什么区别?


  康凯:服务大的种类都是一样的,但我们在一些特定的分析和解决方案方面会根据对象有些差异,每个客户都会有不同的侧重点,在技术的研发方面,我们会更加的开放,对一些个性化的需求,我们有实力会让客户满足得更加充分,比如后台的订制,我们提供的数据量相对